新闻分析:“太空酒店”正走向现实

  • 时间:

  而这次发射的试验舱,将是第一次有人进出其中,并评估其作为未来人类深空探索栖息地的整体性能。

  这个试验性太空舱全名为“比格洛可展开活动模块”,由美国比格洛航天公司研制,美国航天局为此出资1780万美元。比格洛航天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比格洛早年经营连锁酒店生意起家,在太空产业开始兴起的今天,他梦想把酒店生意做到太空。

  他指出,充气式太空舱虽然通过充气膨胀,但更严谨的名称应该是“可展开式太空舱”。两者的区别就像气球与帐篷:气球充气膨胀,漏气塌瘪,没有支撑结构;而帐篷平时可折叠,但其支撑结构不会变化,使用时则可展开,甚至有门窗供人进出。

  为什么充气式太空舱如此重要?美国航天局先进探索系统部主任贾森·克鲁桑解释说,未来当人类要飞往火星执行为期1000天或1100天的任务时,可能需要300立方米大小的栖息地用来居住和储存食物,所以空间要求很大。

  应该指出的是,充气式太空舱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上世纪90年代美国航天局曾开始研制,不过后来因资金问题项目被迫取消。比格洛从航天局得到了这项技术继续研发,并于2006年和2007年利用俄罗斯火箭发射了两个模型。

  本月8日,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第八次向国际空间站发射“龙”货运飞船。这次任务中除火箭第一级海上回收任务首次取得成功外,飞船携带的试验性充气式太空舱也成为一大亮点。

  充气式太空舱在空间站上试用,不仅可以暂时增加空间站的“建筑面积”,更意味着设想已久的“太空酒店”正走向现实,将来人类可能以此为“居所”进行深空探索。

  实际上,当我们在近地轨道上居住时也要使用它们。比格洛希望他们的空间站能引起没有空间实验室的国家或一些公司的兴趣。他在发射前的记者会上说,其公司正在研发内部体积大20倍的新型充气式太空舱,并计划在2020年发射两个上天,以拼接成一个私人空间站。”十几分钟的忙碌之后,刘建又闲了下来。这是他开这家饭店十年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清闲,他有些不适应。至于此次的“比格洛可展开活动模块”,他说,已有两家公司和两个国家希望利用这个太空舱开展科学实验,但还需要美国航天局的批准。作为一个生意人,比格洛认为充气式太空舱很有商业前景。“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了。克鲁桑说,如今的太空舱都使用金属结构,但由于运载火箭发射能力有限,金属结构太空舱的大小也会受限,因此,也许只有可展开的充气太空舱才能满足未来深空探索的需求。这将是空间站上的第一个充气式太空舱,将与空间站“宁静”号节点舱对接两年。“这代表着未来,”美国航天局空间站项目主任基尔特·沙伊尔曼评价道,“当我们人类要逐渐远离地球时,我们将要用上这种模块。”此次发射的“比格洛可展开活动模块”重1.4吨,原始大小为直径2.36米、长2.4米;充气后会膨胀至直径3.2米、长3.7米,内部空间16立方米,与一个小卧室相当。

  对接完成后,空间站宇航员将以较慢的速率向太空舱充气,这样做一是充分观察它在太空中膨胀的过程,二是确保宇航员的安全。在对接期间,宇航员将研究它在太空的防辐射性能、温度控制能力以及其舱体抗陨石或太空垃圾撞击的性能等。宇航员将每年进出三四次以收集数据,但不会在内生活或居住。